元月份沿海煤炭运输走势平稳

By admin in 未分类 on 2020年1月2日

元月份,受下游库存高位、进口煤集中到货等因素影响,国内煤炭供需保持平稳,各港口煤炭进出数量基本保持平衡;上中旬,港口和下游电厂库存稳定,起伏变化不大。1月底,受海上大雾影响,北方港口连续多天封航,造成各港库存走高。截止1月31日,沿海五大港口(秦皇岛、国投京唐、京唐、曹妃甸、天津)存煤合计为1989万吨,较月初增加了213万吨,沿海六大电厂合计存煤1486万吨,较月初减少了47万吨。

6月份,沿海煤炭市场走势平稳,南北航线海上运输比较冷清,下游消费企业存煤高位,库存爆满,电厂日耗没有出现大幅增加,北方港口存煤却呈现增势。随着进口煤的持续高位,强烈冲击国内市场,南北航线的运输只能维持刚性拉运。在北方各港口的努力工作和积极协调下,北方各港口煤炭发运量基本仍保持在中位水平,没有出现大幅度下降。6月份,北方沿海港口发运煤炭约为5000万吨。具体分析如下:

元月份,气温急剧下降,到了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尤其靠近北方的锦州港冰冻非常严重,固体冰连绵不断,港口几乎封港;黄骅港濒临黄河出海口,海水含盐分少,海冰更是严重异常;秦皇岛、唐山等港口港池、航道遍布小块莲花冰,蔓延12海里,航道和港池海冰一望无际,对走靠船影响很大。各发煤港口克服天寒地冻、冻车冻煤增多等不利因素,加强与矿、路、航、电等各方的联系、协调,科学调度指挥,及时调入适销对路煤种,增加有效货源调进,加快煤炭下水,保证了煤炭运输有条不紊进行。全月,预计北方沿海港口发运煤炭4900万吨,处于中位。其中,预计秦皇岛港将发运煤炭1840万吨,唐山港发运煤炭1100万吨,黄骅港发运煤炭750万吨。

1.沿海煤炭市场供大于求,形势严峻

一、天气寒冷,对北方港口煤炭运输带来很大影响。

经济发展减速,带动煤炭需求趋向平缓,社会用电量和工业用电量增长势头同比有所放缓。进口煤冲击较大,由于国际市场需求低迷和国外煤矿开采成本低廉,很多电厂和电力集团改变了煤炭采购渠道,以国内重点合同煤和进口煤为主,以国内价格相对高的市场煤为辅,造成对国内市场煤的采购数量有所减少。

今年冬季非常寒冷,随着气温的下降,我国北方地区天寒地冻,滴水成冰,造成北方黄海、渤海、辽东湾等地海冰范围不断扩大,很多海港航道和港池内出现大面积浮冰,航标灯被挤跑,影响了船舶航行、进港、靠泊和港口正常的煤炭发运。

铁路方面,大秦线今年运量指标为4.5亿吨,1-4月份,按计划进度略有亏欠,4月底,大秦线检修结束后,铁路部门积极补欠,增加车流,全力向港口方向增运煤炭,在需求不足、调进高于调出的情况下,港口存煤愈积愈多。下游用户存煤也是爆满,大量重船在接卸港和电厂码头附近海域抛锚等待泊位,电厂只能是燃用部分煤炭,就立即接卸一条船,以缓解压船现象。因此,下游用户采购煤炭和向北方港口增派船舶的积极性也不高。接卸港和二程港口方面,截止6月中旬,南方接卸港宁波港、广州港、六横岛储煤基地、镇海港的煤炭库存分别为220、274、160和142万吨,接近各自库存能力上限。

刚刚进入元月份时,冰清并不严重,而中旬开始,大面积冰情开始出现,秦皇岛港反应迅速,立即启动防抗海冰应急预案,部署落实应对措施,增派大马力拖轮进行破冰疏通和辅助靠泊。港口加强与船方、海事、引航三方协同配合,及时采取防抗海冰应对措施,港口发挥路港海事合署办公机制作用,多方位、全方面搜集掌握冰情发展,与海事、船方、货方沟通,实现信息共享。积极协调海事部门,针对走靠船时间较长的情况,通知进港船舶提前备车、申请航道、起锚,全力压缩辅助作业时间;港口增派大马力拖轮协助破冰,在船舶靠泊之前,使用拖轮对港池内积冰进行撞击、清理。曹妃甸港、国投京唐港在靠船进港时,发挥大型船破冰优势,尽量安排5万吨级大型船舶在前,3万吨以下中小型船舶紧跟其后,顺航道陆续进入港池,靠泊作业,减少海冰影响。

电厂耗煤方面,目前,全国重点电厂存煤数量仍然很高,截止6月中旬,全国重点电厂存煤达到9313万吨,存煤可用天数为28天,呈小幅上涨态势。沿海电厂方面,6月下旬以来,随之南方进入高温季节,民用电增加,电厂日耗煤数量略有增加,但增幅有限,且大部分电厂都在积极消耗自身库存,实现去库存化。而后续满载煤炭的船舶陆续到达南方沿海地区,南方接卸港口和电厂码头压船仍很严重。截止目前,沿海六大电厂存煤数量降到1582万吨,存煤量较月初相比下降了96万吨,但存煤可用天数仍高达28天。夏季用煤高峰即将到来,届时,空调制冷负荷增加,电厂日耗会有所增加,但由于下游消费企业存煤爆满,加之低价进口煤大量涌入,沿海煤炭资源不会紧缺。预计今年7月份,市场仍难有改观。

持续低温、天寒地冻,冻车、冻煤开始增多,铁路部门积极配合港口加快卸车,在山西、内蒙发煤矿站装车时,提前在车皮内喷洒防冻液,以避免煤炭经过长途运输后结成大块。秦皇岛、唐山等港口科学提报接车菜单,严格控制菜单外发运,严控粘煤、水分高的煤炭进港。冻煤增多的情况下,各港口积极应对,组织人力物力进行刨冻车、砸冻块,技术人员昼夜值班,维护保养和抢修设备,提高生产效率,确保了运输畅通。一月份,秦皇岛港日均发运煤炭61万吨,较去年12月份相比略有下降。

2.市场煤采购减少,价格大幅下降

二、电厂纷纷在春节前增补库存,派船数量保持一定水平。

随着“三西”煤炭资源整合的接近尾声,煤炭产能和产量增加,国内煤炭供给充足,大秦线抓紧发运煤炭,港口的加快接卸和装运,促使煤炭及时送达到用户手中,使下游煤炭不再紧缺,下游煤炭进货渠道的多样性,库存的高位,购煤欲望的降低,促使海运费和煤价双双大幅下落。

进入冬季以来,随着天气的降温,华北、辽宁和华东地区火电厂日耗明显增加,全国重点电厂日耗煤数量由12月份的414万吨增加到427万吨;日耗煤数量的增加,促使全国重点电厂存煤数量明显下降,目前,存煤已经下降到7800万吨,较12月20日的8416万吨减少了600万吨。而沿海电厂方面,随着气温的下降,华东地区上海、江浙等地火电厂负荷明显提高,日耗增加,存煤可用天数进一步减少,存煤数量略有下降,电厂采购积极性提高。进入1月份,沿海电厂日耗明显提高,上电、浙能等六大电厂日耗合计连续多天超过70万吨,存煤可用天数为22天。

据数据显示,今年1-5月份,我国共进口煤炭1.12亿吨,同比增加67%;其中,广东省进口煤炭2656万吨,增长80.2%,占全国进口总量的23.7%。目前全球煤炭价格持续下探,从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进口的煤炭价格,即使再加上运费、税率、到岸综合成本等因素,也比国内煤炭价格低廉许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中国发电厂宁愿从其他国家采取长协等方式采购更为低廉的进口煤炭,也不愿购买国内随行就市的市场煤。大量低价进口煤的涌入不仅增加了国内港口的煤炭库存,而且给煤炭市场尤其是沿海地区市场造成了很大的价格压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